您好!欢迎来到上海松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 | 收藏松俊
客服热线:
021-00000000
客服工作时间:9:00-18:00
网站首页 新葡京新闻  
新闻资讯
News
新闻资讯
 
新闻资讯
体育生和武警帅哥的故事_武踏星河 小说
来源:钱柜游戏-钱柜登录官方网站-钱柜游戏官网 时间:2019-11-19 05:39:40 浏览:30次

  Chris笑着一手掌控方向盘,另一手一如往常的揉着我的头。「不然就辞职吧,他们不同意的话就提告,伪造文书,如何?」「晴,不是不愿意去?」Chris微笑,「这是最快的方法。」如果我不履行合约,视同毁约,是要付赔偿金的。我们现在连给工读生的薪水都有点危险,何况是金额庞大的违约金!他笑出声,彷彿早就知道我的答案了。「晴果然就是晴呢。」「总是这样,表面看起来强势,但其实内心比谁都善良。」他突然爆出一阵乾净醇厚的朗笑声,彷彿自高处沖刷下来的瀑布,清澈且舒服。「喂喂!不要乱摸,很值钱耶。」我笑着左闪右闪,不让他再把我的头髮弄得更乱。第一次见面,我和Chris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要好。在学校见面就算了,回到寄宿家庭还要面对那张阴险笑容吃、饭!而Chris明明知道我英文很破,每次都喜欢趁老教授还没来时,藉机找我麻烦。像是问我对上次的课程有什么建议,英国和台湾最大的不同在哪,为什么会来英国唸书?通常我选择笑而不答(我就不会讲),但那时我还不知道Chris这么老奸巨猾。当下,我彷彿是快被烧滚的热开水,心脏噗通噗通,如坐针毡。心里多想冲上前,把那张好看的脸揍成猪头啊──!「怎么了?是台湾人都这么没自信,还是……」他歪头,笑意加深。「只有妳。」被他三番两次的当众挑衅,加上离家远无依无靠,还有刚跟薛赫分手的低落情绪一涌而上。我又气又难过的瞪着他,他的眼神在回看我时微微一闪,我才发现……我哭了。情急之下我粗鲁得抹掉脸上的泪痕,同时,老教授也来了。也许是基于愧疚,从那天开始Chris不再处处跟我过不去,对于他的转变,起初我很不习惯甚至觉得他噁心巴拉。干麻动不动就摸我头,把我当作小妹妹看待。见他每次看我因摸头一事,气炸毛的模样,就特别开心。总觉得他是换另一种方式在折磨我。「爸妈还有哥,这是Chris,我在英国很受他们一家照顾。」Chris很有礼貌地鞠躬,「您好」两字的中文发音特别标準。「你好,晴儿在英国受你们家照顾了!」老妈笑脸迎人,热情的邀请Chris进去坐。至于父子二人组一脸戒备的看着他,两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Chris。他也不慌张,给予他们两人一个笑容后,跟着我一起走进饭厅。五个人围绕在饭桌,气氛莫名诡异,对面那对父子不说话也不动筷子,死盯着始终保持微笑的Chris。「大家吃吧。」我率先夹了一块糖醋排骨给Chris,「我妈做得很好吃哦。」爸和哥的目睹全程后,一致端起自己的碗递给我。「自己夹呀。」他们齐齐望向Chris的碗,「啊!你们真是……他是客人欸!」看不下去的老妈随便夹给他们几根菜了事,父子俩才不甘不愿地扒了几口饭。「饭店?怎么没跟我说?我可以帮你找房子,或是直接住我家……」两道突兀的咳嗽声,惹得Chris直笑。「房子已经找到了,过几天就会搬过去。」「那我帮你搬家!」我自告奋勇,「你下次有什么问题要跟我说啦,不然伯父伯母还以为我对你不好。」老妈在对面笑呵呵看着我们嬉闹,不出所料,下一秒就看见那对父子同时放下筷子準备起身。我纵身躺在鬆软的沙发上,「这里真不错。」翻身,踢着两条腿我转着电视。「说要帮我搬家,我看妳是负责搞破坏吧。」

  「哪有!我要帮忙搬行李,你又说太重,你来。我要帮你打扫,你又说东西没整理好,扫了也是髒,那请问我要干麻?」我嘟着嘴,不满道。他只是笑着揉了揉我的头髮。「什么也不做,就待在那。」看着他忙进忙出,实在良心过意不去……「不然我去买吃的回来,庆祝搬进新家的第一天!」我开心的提议道,Chris点头算是赞同。Chris住的地方离我之前的大学很近,这附近几乎都是租给学生,房租很便宜。我已经一年多没回到这,多亏他搬到这,才能让我重温回忆。最后,我决定混进学生餐厅,因为实在太想念阿姨的滷味和玉米浓汤。学校没有太大的改变,大概就是那条宽敞的林荫大道,两旁充满绿意盎然的大树,和我当初离开时的情景不一样。那时候冬天的脚步近了,叶子枯黄,随风凋零,整条大道阴森森的,怪恐怖。买到朝思暮想的食物,我踏着轻快的步伐走回Chris所住的大厦。天气风和日丽,微风徐徐,美好的假日就是要这么放鬆、悠闲,不过想到星期一就要被卖到别家公司一阵子。一肚子气就燃起,算了算了!再怎么想,合约书上的签名也不会自动消失。绿灯。走到斑马线的一半时,抬眼,远远就望见对面两抹并肩的身影,两人都拥有模特儿的身材,在人群中更显得突兀。甚至还有人停下脚步偷拍他们。老天爷,您是不是看我不顺眼啊!没事没事!保持平常心就行了,不过就是看到前男友和别人在一起……哇啊!我怎么愈说愈奇怪啦。低着头,我尽量让自己的步伐不急不徐,隐身人群……现在回头不知道可不可以?思及此,脚已经在大马路中央自动转身。「咦!妤晴!」对街的学姊朝我挥手。我顿了下,僵着笑放弃回头。「嗨,学姊……和薛赫。」……我是不是该表现更惊讶一点才对。这样好像我早就看到他们,而故意不跟他们打招呼一样。(是这样没错啊!)「叫什么学姊,都毕业了,还是叫名字比较亲切。」梓莹微笑道。「哔──哔──」「小姐!啊妳肆要不要过啊!」「啊、哦!对不起、对不起。」号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小红人,我赶紧小跑步到对面。「妳怎么一个人在这?」「帮朋友搬家,我出来买东西。」我晃着手上的食物。「啊啊,不会是上次那个神秘人吧?」我挠了挠后脑杓,知道她在说Chris。「他是我在英国很好的朋友,最近来台湾研习。」「看起来是很不得了的人物哟,下次带来给我和薛赫鉴定呀。」梓莹笑呵呵的握住我空着的手。鉴定什么……?思绪来不及转动,便触及到薛赫的阴郁的黑眸,看似想说些什么,最后竟出现一丝无力,而选择沉默。告诉他们我得走了,梓莹才想起来自己是出来买午餐食材。「薛赫他啊,每次都不按时吃饭,前阵子还差点因为过劳而住院。」「梓莹。」薛赫皱眉,显然不想谈论这个话题。「给人家说一下有什么关係,你这家伙就是欠人盯你。」之前见到他时就有注意到他漂亮的黑眸下,有层淡青色的痕迹,说明他睡眠不足的证据。等我意识到这好像不归我管时,我已经点头附和道:「嗯,是啊!明明什么都会,却永远照顾不好自己。」一片死寂──呃,我刚刚又乱说了什么!啊──「那个啊,我的意思是……」「我照顾不好。不然妳来?」薛赫深不见底的黑眸扫了我一眼,似笑非笑地说着。这句话宛如五雷轰顶炸得我魂不守舍。「我我我……你你……」我结巴。「妳怎样,我又怎么样?」就跟以前一样,对于捉弄我这点很上手。「好了啦,别闹她了。妤晴还有事要忙,我们就不打扰了。」薛赫瞥了我一眼。呃。「再见。」我想不到其他的词。原以为他会头也不回的走,没想到他嘴角上扬了几度,心情貌似很愉快。那抹浅笑在阳光下刺眼的令人睁不开眼。「很快会再见的。」我疑惑了下,目送他们的背影,两个人肩并肩。远远地,彷彿被幸福光圈环绕的两个人。甚至能听到梓莹清脆开朗的笑语声,问着薛赫今天要吃什么。我看着手上的食物,没来由的落寞。

Copyright @ 2006-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地址:上海市普陀区中山北路2911号中关村科技大厦1303室 钱柜游戏-钱柜登录官方网站-钱柜游戏官网